分类
万博体育MANBETX

  西热力江的名字和他的太爷爷一样,意为:雄狮。父亲给他这样一个名字,寓意再明显不过:希望他成为像雄狮一样的男子汉。

  如今,越来越多的媒体毫不吝啬地用“雄狮”这个称谓直接称呼西热力江,可更多的人,并不知道,从一个顽劣儿童到痴迷篮球的少年,再到如今CBA联赛场上飞虎篮球队的第三控卫,西热力江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1991年1月4日,西热力江出生在新疆喀什,他的父母都是当地一家监狱的狱警。因为父母的职业,西热力江有时会调侃:我从小就在监狱长大。不明就里的人,会因为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西热力江排行老三,是家里的老幺,上有两位兄长,如今一个就读于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一个在喀什机场工作。三兄弟只有西热力江仿佛继承了母亲在篮球方面的才华。

  西热力江的妈妈曾在2002年,代表喀什地区参加全疆监狱系统女子篮球赛,并夺得当年冠军,当时,他母亲也是后卫。

  如果不是西热力江小时候过于顽劣,他的妈妈恐怕也不会在打篮球的时候把西热力江带在身边。妈妈练球的时候,场外的西热力江总会目不转睛地看,不自觉地学着一些基本动作。

  “和小伙伴一起偷邻居家的鸡,然后烤了吃;学习不好,没少挨老爸的揍,妈妈带着我一起练球,也是为了能看着我,想想我妈也怪‘命苦’的,上班的时候看犯人,下了班,还得看着我,总担心我惹什么乱子。”西热力江哈哈大笑中还是有些羞涩。

  妈妈无奈而又有意的举动,却在无意中成就了西热力江的兴趣。西热力江越来越觉得,如果整天打篮球而不用去上学,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如果有可能,他愿意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篮球上面。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小的广告,却意外地打开了西热力江的眼界,一个崭新的篮球世界,展现在他的面前。

  那是他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他在邻居家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NBA比赛。按照惯例,比赛间隙,会播放一些有当红球星参演的商业广告。

  而深深打动西热力江的广告主角,恰恰就是2010–2011CBA联赛中,被北京队引进的外援弗朗西斯。如今,弗老大早就不再神勇,像“浮云”一般“飘”返故国,令人唏嘘。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那好像是弗朗西斯最早的一个NIKE球鞋广告,弗朗西斯连续倒换脚步,闪转腾挪,动作花哨漂亮,紧接着三分球线附近起跳后单手扣篮,”西热力江两眼冒光,“哇塞,原来篮球还可以这样打!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广告我就惊呆了,我记得他穿着竖条的队服,从那之后,我每天的那个时间都会准时去看那个广告,一直看到那个广告再也不播。”

  “要是能像弗朗西斯那样暴扣,该有多帅!”当然,如今的西热力江早已不再把能暴扣篮筐当做在场上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西热力江开始真正迷恋打篮球。为了这个狂热的爱好,西热力江没少逃课,班主任老师忍无可忍,向西热力江的父母告了状。自然,西热力江少不了挨揍。

  父母亲的体育基础都不错,未必就真的强烈反对西热力江打篮球,父母总有他们的考虑和打算。“喀什比较落后一些,我父母就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能考个好的高中和大学,能有更好的出路。”

  不过弗老大的诱惑力太大了,县上有块篮球场,泥土地,一些高年级孩子放学会聚在那里打球,西热力江站在边上看,球跑远了,他就颠颠地跑去捡,“他们跟我说,想打好篮球,必须先学会捡球。”就这样,一捡就是两年。

  上初一的时候,身高、臂展都超出同龄孩子的西热力江,终于被选进了自治区体校,体校有运动班和体育班。体育班是什么项目都练,足球、篮球、排球、田径样样 都得练,但就是没有一个专业教练。“选我去的时候,是让我打拳击,我不想练拳击,就不让我进运动班,只能上体育班,但我心底里就想练篮球,”西热力江说。

  怎么办?只好每天放学之后,西热力江和其他四个同学一起,再去篮球场加练两个小时。运球、跳绳、摸高、投篮,样样都练,练得比专业篮球队的队员还苦。三个 月之后,西热力江就被抽到运动班了,运动班里有专业的篮球教练。“我感觉付出真的是会有回报的,心里也踏实了,运动班下午可以只练篮球了。”

  当然,西热力江得到的不仅仅是能进入运动班的回报,因为少人指导,缺乏科学合理的训练,西热力江的右膝盖韧带,也就在那时埋下了伤病,以至于在进入专业篮 球队后,这伤痛会时不时地成为他运动场上的障碍。“一味猛练,再加上球场都是柏油地面,时间长了,不受伤才怪。”

  作者:新疆广汇官网

  文章来源:https://3g.163.com/sports/article_mip/71I3RLAM00052UUC.html